不记得原来账号的人

国服咸鱼审为了七夕给茶球的礼物修仙的纪念x【文by:(好基友折扇君)】

这是一篇贺文
“联队战啊……”今天的折扇君也依旧瘫在自家本丸的走廊里,盯着时之政府发的公告深深地叹了口气。
“哈哈哈哈——!!!!”突然,隔壁的本丸传来一阵不小的动静,惊起了周围树林间的无数飞鸟。
“怎么了怎么了???”折扇君顾不得自己的穿着,直接跨上望月飞速地来到了隔壁的本丸中,找到了发出这阵动静的源头——蛋黄酱。
“我,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折扇君一脸懵逼地看着面前癫狂的人,然后冷静地给了她一下:“你冷静点,鸟都被你惊起来了。”
“大包平啊!!!!”蛋黄酱一把握住那只手,眼中充满着星光,奋力地摇了摇,末了还甩了甩,直把折扇君晃到窒息。
“你说什么?”折扇君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点。
“大包平啊!!!终于被我在七夕节当天肝到了!!!!!!”蛋黄酱说着拿出了屏幕,屏幕里面四位队长中长曾弥虎彻拿着一把刀冲她比了比,示意她他们的成功,山伏国广笑着摸着今剑的头,大和守则在一旁微笑地看着其他三个人
“真的吗!!!恭喜啊!!!”折扇君也不禁为她感到高兴,兴奋地坐在她旁边,看着屏幕。
“嘿嘿嘿,活动结束啦!!!放假啦!!!!”蛋黄酱一下仰躺在榻榻米上,眼中的兴奋如同星光一般流动着。
“那可真是太好了!!”折扇君一直都知道蛋黄酱是多么期待这位新的刀剑男士,从很久之前开始就开始说着以后如果实装这位刀剑男士就一定要把他肝到手。而自从时之政府发出通告后,她就不停地肝着,为此她还被烛台切劝过很多次要好好休息,然而她还是执意出阵。当折扇君问及原因的时候,她开心地说:“我一定要在七夕节当天肝到啊,给莺丸一个惊喜,诶嘿。”
“莺丸一定会很开心的。”折扇君看着屏幕上二十四位出阵的刀剑男士,也一起开心地笑了。
不多时,他们就凯旋而归,蛋黄酱和折扇君现在本丸的门口迎接着他们。
“主公殿下,这便是大包平了。”长曾弥虎彻将手中的刀交给蛋黄酱,蛋黄酱定了定神后格外郑重地将灵力注入其中。
一阵樱花飞舞过后,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大包平。被池田辉政所发掘的,刀剑之美的结晶。是最美的刀之一。只是……”还没等他把台词说完,就被扑上来抱着他大腿的审神者的一串哈哈哈打断了。
“喂!我就这么好笑吗!”大包平看着面前哈哈大笑的审神者以及她身边一脸懵逼的众人,终于是……炸了毛,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执着于一件事,“我可是最美的刀之一!不许你这么取笑我!”
“哈哈哈,没,没,欢迎,欢迎……哈哈哈哈”虽然就算保持着那种姿势,但她还是想隆重地说一句欢迎词,结果最后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蛋黄酱……别笑啦,再笑下去得让莺丸听见了……”折扇君听着她狂放不羁的笑声,虽然深知原因也很想笑,但是依旧努力劝着对方。
“咳咳咳……大包平是吧,欢迎来到本丸,从今以后你就是这里的一份子了,我是审神者蛋黄酱,请多指教。”蛋黄酱这才直起身,努力收了笑声,正经地对着大包平那个方向说到。
“……”我的审神者怕不是个假的……在场的一干刀男如是想到。
“阿诺,大包平先生,您好,欢迎来到本丸……那个,那个,主公这样真是对不起了!”五虎退凑上前眼中含着泪光对大包平深深地鞠了一躬道歉到。
“……啊,没,没事……”大包平也被顺利地安抚了下来。
“郑重介绍也介绍过了,那么……”蛋黄酱收起了刚才正经的样子,突然亮起一双发着绿光的狼眼睛扑了上去,抱住了大包平的大腿,一边摸还一边擦着口水,“哈哈哈哈,大长腿……呲溜……嘿嘿嘿,傻包啊……”
“你!!!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啊!!!!来人!!!把她拉下去!!!!!”
就这样,在大包平炸毛的嚎叫中,蛋黄酱的本丸迎接了新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莺丸在庭院中安静地品着茶,一边欣赏着庭院里的樱花,一边想着他的大包平,突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转过头去,看见来人后,猛地睁大了他的眼睛,嘴角也出现了一丝微笑,“大……大包平……”
“……莺……莺丸……好久不见了……”大包平看着眼前的人忍不住红了脸。
“你刚来,陪我坐在这里喝点茶吧,这里能看到整个本丸最好的景色。”莺丸递给他一杯茶后,在身旁让出了一片空位。
“嗯,嗯……”大包平接过茶杯后,小心地坐了下来,正准备说什么,却突然被抱了个满怀,让他吓了一跳,而后也慢慢地抱住了对方。
“听说今天是七夕节,七夕节快乐。”莺丸埋在他的颈间,轻轻地说着,蹭去了眼中的泪水,“以及……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大包平叹了口气,用力地抱住对方。
门外,蛋黄酱举着VCD将这段温馨的画面记录了下来,只是脸上却挂着猥琐的笑容。
今天的本丸也一如既往地温馨,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2017.8.27——



包子好好看!!!日服出的时候就在等了!!!这次为了茶球也为了窝记几_(´ཀ`」 ∠)_
简直倾家荡产啊!!!能在七夕接回来真是太好了呢太爷爷( ´▽`)

【以及非常感谢基友的文嘿嘿www】

沉迷荆轲小哥哥_(´ཀ`」 ∠)__(´ཀ`」 ∠)__(´ཀ`」 ∠)_抠脚了几张来稍微还原下脑洞……按阿轲游戏里人设的长发耳环泪痣项圈绳子……变回小哥哥真是不得了xxxxxx

大话西游好久以前看的……都不记得什么了(´;ω;`)现在突然玩了这个游戏………………对着至尊宝把金箍戴起来变回猴子的剧照就摸了个大头(´;ω;`)…………【只会大头的菜…………】

咳…………这个是窝😂😂😂

翻车之后就没有挖过了……唉…………然而为了小判!!窝又去了😂本来想带两个枪和岩融…………然后等级还没练啊!!!太低了走不过去…………orz……然后把次郎太郎换过来又带了个萤丸准备试一下这样行不行…………然后又翻了……😂😂😂完事还发现忘记带博多了………………………_(´ཀ`」 ∠)_




挖地又血崩:
蛋黄酱看着面前的屏幕,内心有些无力,最终只汇聚成一句话:“五花枪,我cnm!!!!!!”
眼见三位刀剑男士即将回到本丸,她急忙拿上医药箱噔噔噔地跑下了楼。当她气喘吁吁地跑到庭院时,只见次郎太刀被太郎太刀支撑着,莹丸在一边扶着他,勉强站着。
“主……主公,有酒吗……”次郎太刀勉强地笑着问到。
“别说话了,赶紧去躺着吧。”蛋黄酱此时也不再吐槽对方就算受了那么重的伤也想着喝酒这种事,而是帮着太郎太刀一起吧他送进了医务室。
“主公,这次……”莹丸坐在医务室里,因为没有床位,所以只能暂时委屈他坐在一边了。
“啊啊啊,那个五花枪,气死我了!!!!”蛋黄酱糟心地扒拉着自己的头发,紧锁着眉头。随后转身跑到了刀装室开始制作刀装。
“该死的五花枪,凭什么总盯着次郎戳啊!!!!”搓完一个又一个金蛋蛋后,蛋黄酱眼睛都几乎冒出了火,把制作完的刀装狠狠地放在柜子上。[刀装:HP-1-1-1]
“唉,不管怎么说,还是我太天真了,以为大太刀血厚防高,一定能挺得住,但是没想到啊,枪居然盯着一个戳……”发完火后蛋黄酱逐渐冷静了下来,仔细地分析了一下,“还是去练枪吧……”
据说那天所有见到主公的刀剑男士都被主公周身的幽灵气息吓了一跳,特别是笑面青江,一度以为是不是当年的笑面女鬼附身了主公。
今天的本丸,也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啊。






有看客的话依旧十分感谢!!!🙏🙏🙏

顺便补个忘记帮发的∠( ᐛ 」∠)_【这个不是窝!!!就是她记几x窝才没有收过金蛋蛋x】

刀装危机:
“……”
“……”
“……”
“……”四个小队的对象紧紧盯着折扇君手上的金蛋蛋。
“如你们所见,近期来的活动,让各种特上刀装碎裂,剩下来的只有这几个了,所以,”折扇君顿了顿,“这几个,暂时封存!”
“诶——?!”四道惊讶的声音此起彼伏。今天早上,伴随着折扇君的一阵怒号,整个本丸都醒了过来,然后四名队长得到命令后收齐队员们的特上刀装,俗称金蛋蛋,来到了折扇君的房间。
“但是,主公,如果这么做,笑面青江肯定第一个不同意啊……”秋田藤四郎可怜地看着折扇君。
“……那你就这么和他说,如果将金蛋蛋带上战场碎了,就再也别想拿到了。”折扇君想了想,做出了最佳的选择。
“还有,骨喰,”被点名的骨喰藤四郎直了直身子,默声看了过来,“骨喰,这次由你负责管好仓库的钥匙。”
“是。”
“好的,那么,今天的内番就照常进行吧,散会。”折扇君说完抱着那堆金蛋蛋跑向了仓库。
第二天,折扇君召集所有刀剑男士来到庭院,宣读了出征队伍名单后,又加了一句:“以上刀剑男士,限一个特上轻步兵刀装,两个特上轻骑兵刀装。”
“……但是,但是……”乱藤四郎似乎想问什么。
“怎么了?”折扇君看向了他。
“但是,只有这么点特上刀装,防御力不太够啊,如果遇到检非违使,怎么办……”前田藤四郎问出了在座所有刀剑男士的疑问。
“……没关系的,这次前往的是低级别的地点,而且经过计算,一定不会出检非的,比较简单,不用担心。”折扇君满怀自信地回答到。
“……好,好吧……”在场的刀剑男士们似乎见到自家主公背上插满了旗子,旗子上写的是死亡flag,‘到底,要不要告诉主公呢……’
很快,一队就出征了,敌人并不强大,所以他们很轻松地就到达了敌方的本阵。
“等等,先别忙着出击。”作为队长的鹤丸国永看了看远处敌人的本阵,突然出声让队伍停了下来。
“怎么了?鹤丸先生?”鲶尾藤四郎看着突然停下来的鹤丸国永有点好奇。
“我说,你们不觉得主公需要点惊吓吗?”脸上带着一丝调皮的笑容,鹤丸国永转过头看着身后的队伍。鲶尾藤四郎听到后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眼睛中突然迸发的光芒几乎堪比太阳。今剑可爱地歪头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去问问前辈到底是什么意思。小狐丸半睁着双眸,托着下巴思索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静观其变。次郎太刀表示有酒他就参加。爱染国俊则在一边不停地说着集会,似乎并不在意这边发展的“严峻事态”。
“鹤丸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呀?”今剑一蹦一跳地来到骑着马的鹤丸国永面前。
“意思就是,主公她太过依赖计划了,如果出了点计划外的事就一定会慌乱,作为她的刀剑们,难道不应当帮助她克服难关吗?再说了,这种小小的惊喜也挺有趣的啊,不是吗?”
“好哦好哦!虽然听不懂,但是似乎挺有意思的!那我们要怎么做呢?”见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鹤丸·搞事·国永让大家聚集在了一起,然后窃窃私语。
等到他们回到本丸,折扇君被吓了一大跳:“你们怎么了?怎么都受伤了???”
“咳咳,主公,我们遇到了,检非违使。”鲶尾藤四郎满身伤痕,可把折扇君心疼坏了,她转身就拿出了医药箱,甚至没让他们进医务室就直接就地治疗了起来。
“检非违使?!”折扇君听到后有些不敢置信,“根据我的计算,你们不可能遇到的啊!”
“我们也不知道,它们就那样突然冲了出来,然后……”今剑说到一半,被鹤丸国永制止了。
“主公,因为刀装不足,所以我们……咳咳……”受伤最重的次郎太刀在折扇君看不到的地方冲着鹤丸国永眯了眯眼:‘说好的十坛酒,你可别忘了。’
‘肯定不会忘的。’鹤丸国永表示自己是个遵守诺言从不搞事的好刀男。
“这……”折扇君陷入了思考,自己会不会把每场出征想得太简单了?其实这不是可计算的?
“主公……”看着陷入沉思的折扇君,今剑突然于心不忍,看向鲶尾藤四郎,却见对方轻轻地摇了摇头。
“……”折扇君终于从自己的沉思中回到了现实,然后唰的站了起来,走到了鹤丸国永的面前。
“主公……”鹤丸国永内心虽然有些紧张,但是面上依旧云清风淡。
“骨喰,去仓库,把刀装都拿出来吧。”折扇君看了一会儿鹤丸国永,然后就转身对骨喰藤四郎安排到。
“呼……这真是吓到我了呢。”看着折扇君的背影,鹤丸国永松了一口气。
“鹤丸先生,主公该不会发现了吧……”鲶尾藤四郎有些担心地看着鹤丸国永。
“不管怎么样,至少结局是好的。”鹤丸国永晃了晃脑袋,然后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屋子。
从那天往后,特上刀装再也没有使用限制,反而是折扇君总是在刀装屋中拉着歌仙兼定一呆就是半天地制作刀装。也正因为如此,特上刀装越来越多,笑面青江的屋子里也多了不少珍藏的特上刀装,而各位刀剑男士的防御力也得到了提升。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有看客的话依旧十分感谢!!!🙏🙏🙏

日常段子x还是那妹子帮写的∠( ᐛ 」∠)_

作为一个不氪金的穷酸非洲审…………其实感觉官方送的那个极御守简直就是更显酸味😂就这么一个应该给谁啊_(´ཀ`」 ∠)_看到那个御守的时候总觉得有种一圈刀围着审凝视一个御守的画面感………………
然后原作者就出了这个段子😂






“……”
“……”
“……”
“……”
一群人围在一起,死死地盯着那个发着白光的御守。
“这个是……”拿着御守的主人还没说话,就被隔壁的一阵尖叫给惊吓到了,差点把珍贵的御守扔在地上。
“居然发了御守!!!!!还是极品!!!!!”年轻的声音中带着惊喜。
“惊吓是人生中必需的啊。如果尽是能够预料到的事,心会先一步死去的。”不知怎的隔壁的本丸中和身边,都穿着一身雪白的鹤丸国永摇着头,喝茶说到。
“折扇君?”手持御守的女子转头对着隔壁本丸的方向看去,随后把御守收进怀里,然后向门口跑去。
“折扇!”女子一路小跑,不管身后压切长谷部怎么喊“主公”都没有停下,直到他们来到隔壁本丸的门口。本丸的装饰并不华丽,同他们的一样,墙壁有些破损(演练场被人打的),本丸中永远是那一片春的和平景象(没钱换)。
“哇!!!这次官方大手啦!!!”长发女子在庭院里举着御守蹦跶着,见到女子一路小跑过来,身后还跟着压切长谷部,突然就明白了,对方又擅自从本丸里跑了出来,“哟,蛋黄酱,好见不见啊,你看,这次官方可是大手笔,我肯定打死都不会用的!”说着还晃了晃手里的御守。
“……但是,折扇,听知木说未来总有用到的时候,你确定你不需要?”蛋黄酱一脸阴郁地盯着折扇。
“……”想反驳却被“知木”二字然而噎了个正着,最后只能说,“我,我从不打没胜算的仗……”
而被压切长谷部终于追上的蛋黄酱,听见长谷部在耳边不断地说着公务,回本丸,忍不住对折扇说:“扇子,干脆给我们两个本丸里的刀放个假,过来聚一次怎么样?”
“……”折扇脸上无奈地看着蛋黄酱,“我也想,但是有钱吗?”
“这个……”蛋黄酱脸上一阵尴尬。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两个本丸都是一点也不氪金的那种,因此,每每到做饭时间,除了原材料能直接获得,其他的调味品例如油啦,孜然啦,胡椒啦是一律没有的,而且,甚至连盐都是没有的。每次本丸里做饭时,烛台切光忠都会看着灶头的一堆新鲜蔬菜陷入沉默:“没有盐,没有油,怎么做才能又体面又有味道呢……”
导致的结果往往就是虽然菜色的样式看上去不错,但是吃在嘴里都几乎没有任何味道,每天吃饭如同打仗一般,只要完成任务就好。两个本丸的主人都把状况看在眼里,放在心里,但是,却无力改变,因为,穷啊OTL
“……”似乎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无力,两位审神者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虽然没钱,但是过来玩还是可以的,聚会什么的……你会想吃那不加盐不加油的菜吗……”折扇理了理头发,然后微笑着说。
“别说了,每次他们吃饭强忍着那种嚼蜡般的味道,我都心疼死了,但是,我又能怎么办,没钱啊……”蛋黄酱深深叹了口气,语气中尽是无奈与心疼。
“唉……”
“唉……”两个人又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我去收拾一下房间,过来聚一下呗。”折扇君最后放下了犹豫,转身向本丸里的刀剑男士们招呼着。
“好啊好啊,那我现在就去叫他们~”蛋黄酱说完后一溜烟就走了,长谷部尽心尽责地依旧跟在后面。
今天,两位非洲审神者的本丸也是一如既往的和平。





有看客的话依旧十分感谢!!!🙏🙏🙏

最近国服挖后藤的作死事件……

是窝记几真实的故事😂基友帮窝写成了段子x她不好意思发窝就厚脸皮地发了😂算是两个非洲审互相交流的产物吧……可能以后还会有日常段子??大概😂


“各位再撑一下,马上……马上就到本丸了……”虽然是娇小的身躯,但是却带着强大的意志。博多藤四郎一身藏青色的军装也破破烂烂的,身上虽然带着一道道伤痕,但是眼神中却带着喜悦。手上抱着沉重的小判箱,脚步也踉踉跄跄,就在不小心要摔倒在地时,一双手从他身后扶住了他。

“博多君请小心点啊,都已经受伤了。”脸上的疲惫无法掩饰住的大和守安定柔声说到。虽然天蓝色的和服也几乎没了形,但是他的温柔却溢于言表。
“嘿嘿,因为后藤来了啊!”博多藤四郎大大的笑容忍不住感染了整个队伍。

“博多君真是……”大和守安定笑了笑,忍不住转头看了看身后的队伍。一瘸一拐走在最后的是压切长谷部,搀扶着他的是山伏国广,两个人明显都快撑不住了,但是还是努力地往前走着。一身军装的莹丸骑在马上,身后坐着中伤的山姥切国广,他的披风已经没多少是完好的了,整个人都昏昏欲睡,莹丸浑身的武士甲也这里缺了个角,那里缺了片瓦,他身前放着两个小判箱,自己则扛着后藤藤四郎。

“主公这次真是……咳咳咳……”虚弱的压切长谷部忍不住出了声,但是那语气中却是无比的自豪。
“咔咔咔咔,战斗亦是修行。全力以赴吧!”疲惫挡不住他的豪言壮语,虽然话语看似无厘头,却让人莫名地自豪。
“山姥切!山姥切!”莹丸可爱的声音不断在前面响起,整个人也不安分地东张西望着。

“莹丸啊,怎么了嘛?”山姥切国广一边抓紧自己的刀柄,一边努力不让自己虚弱的一面暴露出来。
“我看到本丸了!”莹丸欣喜的声音宛如一针强心剂一般,让所有人都振奋了。

“各位,我们到家啦!!!”博多藤四郎欢快的声音穿透云霄,只见本丸门口突然冲出一名女子,用力抱住了走在最前面的队长博多藤四郎,然后猛得哭了出来。
“主公……?”博多藤四郎似乎有些不理解地看着跪在他面前紧紧搂住他的女子。

“……”他感受到自己的肩膀逐渐被润湿,带有点盐分的液体浸透军装,沾到了伤口,虽然疼,但是博多藤四郎还是没有表明出疼痛感。
“主公?”最后一个莹丸也从马上下来,跑到了那名女子的面前,炫耀一般地举着手上的后藤藤四郎,开心地说,“主公!主公!后藤藤四郎!我们成功了!”
然而没想到,他的所作所为,却让女子哭得更大声了,原本清亮的嗓音也变得沙哑无比:“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主公不要道歉啦……”大和守安定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崩溃的女子。
“主公殿下,小僧仍是修行不足啊,和强者战斗,能更提高自身。一起努力吧!”山伏国广粗犷的脸上满是笑容,似乎并不是经历生死,而是经历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主公……不要哭了,我们都没事……咳咳……”压切长谷部踉踉跄跄地半跪在蹲着哭泣的女子面前,用沾满血迹却温暖的手碰住了满是泪痕的女子的脸,微笑着说,“能让主公看到我最帅气的一面是我的荣幸啊……受点伤也值了……”
“主公……能得到认可,受点伤又算呢……”默不出声的山姥切国广也走上前,与众人一起安慰着哭泣的女子。
“主公,主公,我们回家吧!”莹丸在女子身旁就像一只快乐的白鸽一样,传播着喜悦。

呆愣着抬头,自己的周围满是开心的笑颜,虽然他们已经十分劳累,却无法湮灭其中的快乐。似乎被他们的喜悦所感染,女子用力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强压住内心的悲伤与自责,刚张嘴想说什么,但是看着他们身上的伤,泪水又忍不住流出了眼眶,在脸颊上不断翻滚着,许多话语在心中翻滚了许久,最终却只汇合成一句话:“欢迎回家!”


她身后打开的大门里站着许多人,见到受伤的兄弟们,都自发地跑动起来,四处搜罗着能用的补给品,因为医务室床位有限,只能让轻伤的刀男们在自己的卧室里暂时休整,稍后再去医务室治疗。看着这样的情形,女子又一次哭了出来,自责着自己的无能,自己的任性。

“主公,请不要内疚。”压切长谷部躺在病床上,面朝着女子,脸上却是轻松,“这是我们自己的意思,主公不用内疚。”

“如果,如果让你们……让你们早点回来,你们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了……”
“我们那么努力,为的就是主公的笑颜啊,山伏那家伙,为了让我们能成功可是拼了命了接下了所有的攻击,一直到最后才不小心受了点伤。所以,主公,笑一下吧,这样我们都能放心了。”压切长谷部微笑着,温柔地说到。
“但是,看到你们这样,我笑不出来,我真的……我不是个好主公……”女子双手捂着脸,一滴滴泪珠从指缝间落下,在病床上落下点点润迹。

“主公,虽然我们本丸不如别的富有,但是主人还是尽心尽力地想着我们,每一次受伤都会让我们好好休整,我们能得到如此的重视就已经很幸运了。”不知是谁在女子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女子在病房中照顾着他们,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把又一把刀从负伤状态逐渐恢复了,女子的心情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对于本丸来说,每一把新刀都是如此的珍贵,因此每当一把新刀出现,本丸的各位都会自发聚集在本丸的庭院里,陪伴着新刀逐渐适应,并且将他正式介绍给本丸的主人。
“主公,主公,这位是后藤藤四郎!我的兄弟之一!”女子还记得那是个阳光明媚的白天,她见到了那把刀,那把让一队身负重伤才得到的短刀。
“我是后藤藤四郎。正在长得更高大哦!”面前纤细的男子做着自己的介绍,引来了其他刀的一系列吐槽。一片嘈杂声中,女子从房间中走了出来,看着面前的刀剑男子,露出了一个微笑着,然后抱住了他:“欢迎来到你的家,后藤藤四郎君。”


【嘛……窝自己也想吐槽一下其实所有的萤丸都写错了呢233
第一次贴段子(还是别人给窝写的段子😂)好紧张…………(・_・;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不过更多的还是记一次自己的作死……唉…………
当时真的很内疚呢……长谷部都真剑了……被单也中伤了……安定光了卡卡卡都红了_(´ཀ`」 ∠)_…………就因为自己当时特别想早点拿到后藤…………也希望以后不会再这样脑抽了😂😂😂And——tag就不多打了……嗯…………】

以上x
如果有看客的话非常感谢!🙏

唉……据说庞统小哥哥可能不出了是真的吗(;´༎ຶД༎ຶ`)(;´༎ຶД༎ຶ`)(;´༎ຶД༎ຶ`)等了好久金币和碎片都攒好了呢(´;ω;`)瞎涂涂来表示一下窝的桑心ಥ_ಥ

不要脸地又传了一张……伟大的想上色计划又over了……_(´ཀ`」 ∠)_随便加了点不知道什么品种的小花…………………赵云哥哥超帅的(´;ω;`)……可窝还是不会用……………………元旦快乐【大概不是贺图_(´ཀ`」 ∠)_

突然中毒……随手摸鱼……没啥技术发来开心开心(´;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