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记得原来账号的人

一只小透明

顺便补个忘记帮发的∠( ᐛ 」∠)_【这个不是窝!!!就是她记几x窝才没有收过金蛋蛋x】

刀装危机:
“……”
“……”
“……”
“……”四个小队的对象紧紧盯着折扇君手上的金蛋蛋。
“如你们所见,近期来的活动,让各种特上刀装碎裂,剩下来的只有这几个了,所以,”折扇君顿了顿,“这几个,暂时封存!”
“诶——?!”四道惊讶的声音此起彼伏。今天早上,伴随着折扇君的一阵怒号,整个本丸都醒了过来,然后四名队长得到命令后收齐队员们的特上刀装,俗称金蛋蛋,来到了折扇君的房间。
“但是,主公,如果这么做,笑面青江肯定第一个不同意啊……”秋田藤四郎可怜地看着折扇君。
“……那你就这么和他说,如果将金蛋蛋带上战场碎了,就再也别想拿到了。”折扇君想了想,做出了最佳的选择。
“还有,骨喰,”被点名的骨喰藤四郎直了直身子,默声看了过来,“骨喰,这次由你负责管好仓库的钥匙。”
“是。”
“好的,那么,今天的内番就照常进行吧,散会。”折扇君说完抱着那堆金蛋蛋跑向了仓库。
第二天,折扇君召集所有刀剑男士来到庭院,宣读了出征队伍名单后,又加了一句:“以上刀剑男士,限一个特上轻步兵刀装,两个特上轻骑兵刀装。”
“……但是,但是……”乱藤四郎似乎想问什么。
“怎么了?”折扇君看向了他。
“但是,只有这么点特上刀装,防御力不太够啊,如果遇到检非违使,怎么办……”前田藤四郎问出了在座所有刀剑男士的疑问。
“……没关系的,这次前往的是低级别的地点,而且经过计算,一定不会出检非的,比较简单,不用担心。”折扇君满怀自信地回答到。
“……好,好吧……”在场的刀剑男士们似乎见到自家主公背上插满了旗子,旗子上写的是死亡flag,‘到底,要不要告诉主公呢……’
很快,一队就出征了,敌人并不强大,所以他们很轻松地就到达了敌方的本阵。
“等等,先别忙着出击。”作为队长的鹤丸国永看了看远处敌人的本阵,突然出声让队伍停了下来。
“怎么了?鹤丸先生?”鲶尾藤四郎看着突然停下来的鹤丸国永有点好奇。
“我说,你们不觉得主公需要点惊吓吗?”脸上带着一丝调皮的笑容,鹤丸国永转过头看着身后的队伍。鲶尾藤四郎听到后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眼睛中突然迸发的光芒几乎堪比太阳。今剑可爱地歪头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去问问前辈到底是什么意思。小狐丸半睁着双眸,托着下巴思索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静观其变。次郎太刀表示有酒他就参加。爱染国俊则在一边不停地说着集会,似乎并不在意这边发展的“严峻事态”。
“鹤丸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呀?”今剑一蹦一跳地来到骑着马的鹤丸国永面前。
“意思就是,主公她太过依赖计划了,如果出了点计划外的事就一定会慌乱,作为她的刀剑们,难道不应当帮助她克服难关吗?再说了,这种小小的惊喜也挺有趣的啊,不是吗?”
“好哦好哦!虽然听不懂,但是似乎挺有意思的!那我们要怎么做呢?”见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鹤丸·搞事·国永让大家聚集在了一起,然后窃窃私语。
等到他们回到本丸,折扇君被吓了一大跳:“你们怎么了?怎么都受伤了???”
“咳咳,主公,我们遇到了,检非违使。”鲶尾藤四郎满身伤痕,可把折扇君心疼坏了,她转身就拿出了医药箱,甚至没让他们进医务室就直接就地治疗了起来。
“检非违使?!”折扇君听到后有些不敢置信,“根据我的计算,你们不可能遇到的啊!”
“我们也不知道,它们就那样突然冲了出来,然后……”今剑说到一半,被鹤丸国永制止了。
“主公,因为刀装不足,所以我们……咳咳……”受伤最重的次郎太刀在折扇君看不到的地方冲着鹤丸国永眯了眯眼:‘说好的十坛酒,你可别忘了。’
‘肯定不会忘的。’鹤丸国永表示自己是个遵守诺言从不搞事的好刀男。
“这……”折扇君陷入了思考,自己会不会把每场出征想得太简单了?其实这不是可计算的?
“主公……”看着陷入沉思的折扇君,今剑突然于心不忍,看向鲶尾藤四郎,却见对方轻轻地摇了摇头。
“……”折扇君终于从自己的沉思中回到了现实,然后唰的站了起来,走到了鹤丸国永的面前。
“主公……”鹤丸国永内心虽然有些紧张,但是面上依旧云清风淡。
“骨喰,去仓库,把刀装都拿出来吧。”折扇君看了一会儿鹤丸国永,然后就转身对骨喰藤四郎安排到。
“呼……这真是吓到我了呢。”看着折扇君的背影,鹤丸国永松了一口气。
“鹤丸先生,主公该不会发现了吧……”鲶尾藤四郎有些担心地看着鹤丸国永。
“不管怎么样,至少结局是好的。”鹤丸国永晃了晃脑袋,然后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屋子。
从那天往后,特上刀装再也没有使用限制,反而是折扇君总是在刀装屋中拉着歌仙兼定一呆就是半天地制作刀装。也正因为如此,特上刀装越来越多,笑面青江的屋子里也多了不少珍藏的特上刀装,而各位刀剑男士的防御力也得到了提升。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有看客的话依旧十分感谢!!!🙏🙏🙏

评论(8)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