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记得原来账号的人

一只小透明

【闪恩闪无差】你是我唯一的唯一01(现代学院pa)

@折扇君0712 强迫症给旁友改个格式x
以及——欢迎大家关注这个挖坑无数拖稿狂魔x(有人看到的话
【以上】【下面是原文x】

写在前面:
我终于作死地开这个坑了,这原本是一整篇生贺文,然后被拆开发的那种。(顺手: @不记得原来账号的人 祝这个人生日快乐倒计时1天)虽然是第二次写这一对,但是果然还是感觉自己把握不好很多对话和情节。文笔或许有些稚嫩与青涩,请各位看客谅解。

最后说明一下,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本文恩闪闪恩无差,强强属性,希望我能自己能好好地传达这份感情吧。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开始了哦~(车门焊死)



§羁绊随初遇而至:

迦勒底大学,一座充满了星光璀璨,明日希望的大学。这里有着来自五湖四海的诸多学子,蓝色的天空与洁白的云彩,清澈的天空令人充满了朝气。今天是新生入校的日子,校门口如同往年一样热闹,但不同的是,今天的大门口却多了一些不一样。

不过,这些却是历史系正处大二的恩奇都所不在意的,他一如既往地穿着那身干净的白衬衫和紧致的牛仔裤,略长的翠发被束在脑后,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好好地架在好看的鼻梁上,整个人在阳光下虽不是闪闪发光却又有着一种不同的韵味。他拿着书在校园中漫步,习惯地寻找着属于自己的静谧之地,对于自然的喜爱让他也对历史有着独到的见解。就在他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被一阵骚动吸引了注意力。

然而,却没曾想危险就在下一秒。

黑色酷炫的机车带着一阵疾风驶入校园内,通体漆黑的车身带着帅气的流线,可以说是每一位男生都会不由自主侧目的存在随着一个干净利落的漂移,停在了明明只是过来凑个热闹却差点被飞驰而来的机车撞到的恩奇都面前。

眼前的发丝被强烈的风直往后抚,恩奇都惊魂未定之后的是一种愤怒,莫名的愤怒。虽说平时他在大家的眼中一直是一个温柔礼貌的好好先生,对什么都云淡风轻,对于一般的恶作剧也都是无奈地笑笑,但是今天有些没有头脑的意外却令他有些恼怒,加上一直炎炎夏日却没有找到自己心仪的看书地点让他有些烦躁。

“你这杂修是不懂让路吗!”机车上的人穿着一身黑色帅气的机车服,头上也带着一个纯黑的头盔,桀骜大氅的领口彰显着主人无与伦比的张狂,恩奇都一点都不意外对方会说出如此无礼的话。

“让路?我又为何要听你的?”恩奇都有些不服地扬起了头,也略带高傲地回应着对方。

“本王就是规则,有什么不服的吗。”对方有些傲慢地摘了头盔,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如同鲜血一般红色的眼眸中不屑与冷漠并存,令人不由觉得这个暴君似乎随时都能做出可怕的行为。

恩奇都眯了眯眼,似乎有些被他的话语成功挑起了怒火,然后,他微微一笑,朝着对方完美的脸庞狠狠挥了一拳。

“你这——”被命中的人吃痛地捂住自己的左脸庞,很明显,他刚才应该是开小差了才让眼前这位看起来就是老师眼中乖乖宝宝的人一拳挥中,他有些恼羞成怒地瞪着眼前的人。

在看到恩奇都脸上似乎带着 “什么嘛,叫的那么欢也不过如此啊” 的得意表情,一瞬间满脑子都是被鄙视了的不爽感,于是无视一边越来越多看热闹的人,也不在乎自己王的气场了,一下扑了上去,和恩奇都在地上扭打起来。

==========================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啊?”

“恩奇都学弟和太后的儿子打起来了!”

“那个恩奇都学弟??你确定没有认错人吗?”

“没想到吧,那个一直以来温柔的恩奇都居然会直接把对方按在地上打,哈哈哈。”

“不过,你说的太后的儿子该不会……”

“是的没错,别猜了,就是那个金闪闪的吉尔伽美什……”

“这……恩奇都赢了没啊?”

“据说是两败俱伤吧,不过如果不是恩奇都的头发被对方死死揪着,似乎也不会一直朝他脸打了。说到头发啊,吉尔伽美什本来不是很喜欢用发胶把头发往上梳的嘛,我现在听人说他这两天都是把头发放下来的样子,咱的太后一直都喜欢摸他的头就是因为这头柔软的金发,自从他稍微长大一点之后就没有那么好的福利了,现在这脸一受伤,头发一放下来,太后就整天抱着他脑袋不放开了呗。”

“那太后有没有把恩奇都怎么样啊?毕竟她可是校董啊,再怎么说也应该向着自家儿子吧。”

“这个就不知道了,因为太后还算公正,知道自家儿子中二期大概是过不了了,肯定是自家儿子挑衅在先,不过虽说是恩奇都先动的手,但是也是因为他气不过,所以就算重罚也不会重到哪里去,最多也就是私下说一下,然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更何况,恩奇都也不比吉尔伽美什好到哪儿去,据说那天他身上穿的白衬衫扣子都没找回来几个,而且那件衣服的颜色也……唉,心疼极了啊。”

“……看到你脸上微妙的笑容我怎么那么不信你真的在心疼啊。”

“何必说出来呢~”

======================

早上发生的这件事几乎是立刻就传到了宁孙女士的耳中,虽说心疼自家儿子被打成这样,但还是非常理智地决定听听另一位当事人的说法,于是,她将吉尔伽美什在办公室的内间休息的时候,便把恩奇都叫到了她的办公室。

“恩奇都先生,有关今天早上发生的闹剧,我可能先要为我儿子过激的言辞向你道歉,但是据说是你先动的手,所以,能否请你解释一下事情的原委?”

“我……”恩奇都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在有些磕磕巴巴的状态下把整件事从他的角度解释了一遍。

宁孙听完之后在心里默默扶额,或许正是因为家中父亲常年在外工作,一年也没回来几次,自己也常常因为学校的事忙的不可开交,才养成了吉尔伽美什这种性格。

在沉默了片刻后,她有了一个主意:“恩奇都先生,既然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所要做的就应当是努力弥补,而并非一味的责怪,所以我希望能请你在这段时间里照顾一下他,毕竟他身上的伤的确是你造成的。”

“可是!宁孙女士,这件事的起因……”

“好了,就先这样吧。”宁孙在心里悄悄地为自己竖了个拇指:终于把吉尔推出去了,有了一个年龄相仿的伙伴,他一定能体会到朋友的优点的!儿啊,妈等你的好消息。

“等一下!母亲,你是什么意思?让他这个、这个——”

恩奇都还在这里纠结,就被一声巨响吓了一跳,从门内走出来的正是上午还和他在地上扭打在一起的人,对方猩红色的眼眸略略看过他后,眼中闪过欣赏、不爽等等所融汇在一起的复杂情绪,而后又继续说道,“总之,我不需要,母亲,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这件事就是不可能,要本王和他生活?绝对不可能!”

被对方当面拒绝,就算只是他母亲的提案,也让恩奇都有些被蔑视的感觉,于是恩奇都一反之前的态度,反而清了清嗓子:“宁孙女士,我接受您的提议,这的确是我应付的责任。”

随后,恩奇都昂首挺胸,有些得逞地离开了办公室,而在下一刻,宁孙的办公室就成功地充斥着吉尔伽美什恼怒的声音。

=============================

“恩奇都学弟和吉尔伽美什同居了!”

“哈???”

同一时间获得这个信息的八卦者们可以说是目瞪口呆。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14)